勒克莱尔遭重罚被骂很愚蠢 维特尔风趣回应跃马不适合进站

F1萨基尔大奖赛,在第二排起步的勒克莱尔和小维斯塔潘却连一圈没跑完就双双退赛。原因是勒克莱尔的“操之过急”撞上佩雷兹,结果牵连到红牛主将,导致后者撞墙,而勒克莱尔自己的赛车前悬挂也断裂冲到了防护墙。“乐扣”的这次莽撞行为,不仅被小维斯塔潘定义为愚蠢,并且还被罚在阿布扎比站后退3位起步,且超级驾照扣2分。

事故发生在第一圈的4号弯,博塔斯的起步迟缓,让佩雷兹和小维斯塔潘都看到了超车的机会,三车一度是几乎并排前行,不过进入4号弯之前,小维斯塔潘提前收油,但即使如此仍未“逃过一劫”,因为勒克莱尔的激进,撞到佩雷兹,使得小维斯塔潘无路可躲不幸撞墙,勒克莱尔也冲到了并不宽敞的缓冲区退赛。

小维斯塔潘第一时间就在赛道上和勒克莱尔进行了一番沟通,之后面对记者,红牛主将说道:“我起步不错,但后来我发现周围的几辆车都非常激进,所以我只想避免麻烦,博塔斯在2号弯有那么一瞬间我们离得非常近,我看到距离越来越小,我不想让2017年新加坡站的一幕重演,所以提早刹车。”

“但勒克莱尔突然从内侧采取晚刹车,那是一个不必要的风险。我们都在前面,你不能在那里突然获得两个位置。他超过我很好,这有可能发生,但试图超过佩雷兹,我认为是乐观过头了。完全没有必要。我只是认为这很愚蠢,不应该发生。”

后来,F1的罚单证实此次事故是需要由勒克莱尔来负全责,对此乐扣表示,“我当时在第五位,我当时与维斯塔潘并排,只是落后一点点,所以试图在进入4号弯时超过他。我已经看到了佩雷兹,但我预计他将从博塔斯的外侧绕过并留在原来的位置,结果他选择从内侧走,而我当时就在那里,然后一切都为时已晚,无法减速。我不认为这是佩雷兹的失误,我并没有把责任推给切科,如果今天有谁要为此负责的话,那就是我。但我想说,结果比被责备更不幸。”

当然,维特尔虽然完赛,但仅是排在第12名,也并无积分入账。停站几乎成了法拉利车队的梦魇,在红牛能够将换胎控制在2秒左右时,跃马一次4.5秒,一次6.5秒。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结束与法拉利之间的合作,维特尔谈及此事已经十分豁达,“我为大家伙儿感到遗憾,我觉得我们的赛车可能就是不适合进站吧。技师们总是被责备、背锅,但我现在并不生气。”(陶朗加)

发表评论